首页 新闻 财经 股市 国际 财经 教育 军事 体育 互联网

商讯

旗下栏目: 港股 国内 国际 美股 商讯

一个浙商在商丘的“伤心”之旅

来源:未知 作者: 人气:7178 发布时间:2014-08-08

作为一个地道的浙商,蔡生江在大多情况下是很骄傲的,但河南商丘市商电铝业集团的这单生意让他必需重新认识自己,“我原来那样天真、那样傻!”这段“伤心”之旅是怎样开始的呢?

  2011年12月27日,在工业拆除领域打拼多年的蔡生江从自己合伙人方亮那里得到了一个生意信息:“据商电铝业集团副总经理张传勇透露,商电铝业集团下属的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要淘汰一批落后产能,有4台共计200MW的发电机组属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产能。这些大型发电设备处理的市场报价是 4500万元,不过通过渠道可以优惠至4300万元。”

  作为一向嗅觉灵敏的浙商,凭借敏锐的商业感知力,“机会难得,正巧我们在商丘当地有两台小设备正在拆除,一般这样的项目应该有15%至20%利润,我们就决定去争取。”蔡生江、方亮一拍即合。于是通过多方关系,将价格最终谈到了4150万元,条件是签订预售协议之后先付一半的费用2000万给丰源铝电,待机组拆除完毕后,付齐全款。

  “拖延”高手横行

  “为保险起见,我们生意中间还有一个介绍人——当地老领导——商丘市政协主席吴宏蔚,向他询问了这个项目的内幕信息,他的说法是,商电铝业集团是当地大企业,此事可做。”蔡生江对官的信任远大于对当地商业环境的调查与评估。

  “因为2011年12月30日就要签合同,只有3天时间,我的公司——常州市苏南爆破拆房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必需交齐预付的2000万元。很着急,我把老婆的私房钱都用上了,分几次把2000万元打到了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会计周彩霞的个人账户上。”蔡生江说。

  对于预付2000万元款项为什么要打入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会计周彩霞个人账户上的问题,方亮的解释是:“当时,张传勇要求,因企业还有一些外债没有还清,打到丰源铝电公户上不方便,打到周彩霞的个人账户上也可以。”

  但,当钱打到对方指定账户上后,一切开始进入了“拖延”程序。

  方亮说:“2011年12月30日签定了预售合同之后,按合同要求,我们就可以进场拆除了,但对方说,马上过春节了,铝电公司的员工不稳定,怕拆除会引起冲突,春节后吧;春节后,要进场,对方又提出发电设备要为市里供暖,3月15日停暖之后再拆;停暖之后,又要进场,回答是,要等国资委的批文才能拆;2013年,国资委的审批文件终于完成,然而这一等就是3年多时间。2013年3、4月份,当蔡生江、方亮觉得不对劲儿时,通过律师的调查,一个信息让他们彻底崩溃。

  原来,在2010年末的时候,因对中国五矿集团有8300多万元的欠款,还有其他欠款合计约3亿元的负债,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的发电设备等已经被法院查封,他们买到的竟然是早已于2010年“被查封的设备。”

  方亮说:“既然不能按合同履行,就是想及时收回2000万投资,但丰源铝电也不说不欠钱,就是有很多理由不予执行。也找了政府主管领导,但得到的回复是,‘政府可以协调,还是希望我们自己解决纠纷’。 商电铝业集团处于政府托管状态,现在不知找谁要回这笔钱。我们已经准备走法律程序了。”

  政协主席的托底、个人账户收钱、“拖延”底气十足,这些不正常的动力来自哪里?

  多重身份混行乱局

  那么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到底是个什么企业?

  丰源铝电是商电铝业集团的成员企业,而商电铝业集团曾经是商丘市的“一张名片”,来自商电铝业网站信息显示,其组建于1996年元月,是一家集铝冶炼、发电、供热、化工、建筑、运输、机械制造、工业设备安装等为一体的跨行业、跨所有制、跨地区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原下属16家企业,有员工近 5000余人,曾经固定资产35亿元,电力装机容量25万千瓦,具有年产电解铝25万吨等生产规模。

  然而今天,商电铝业摇摇欲坠,“名片”效应风光不再。由于管理混乱,企业已经严重亏损,主副业相继停产,企业处于破产的边缘。2011年底,商丘市政府成立了帮扶工作组,从资产重组、经营机制转换、注入新的管理方式等方面寻找商电铝重生之路,商丘市政府救活商电铝业的决心很大。

  资料显示,2009年2月,河南当地大企业神火集团有限公司与商电铝业实施战略重组,神火集团以7.4亿元的价格整体并购商电铝业拥有12万吨产能的鑫丰铝厂。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此后,神火集团帮扶不断,政府的拯救措施也是接连不断。

  商丘市政府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说:“当时在2011年左右,政府对商电铝业存量资产进行了分块处置、分块搞活的办法,走淘汰落后产能、处理遗留难题等协同推进的方式,探索商电铝业解困之路。”

  2011年11月21日,商丘市政府成立了由市国资委、市发改委、市人保局等10余个政府部门组成的驻商电铝业帮扶工作组。

  蔡生江的公司常州市苏南爆破拆房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2011年12月30日与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预售合同正是产生于这样的政策背景,当然,那也正是商电铝业走投无路的“危难时期”。

  然而,即使在政府不断帮扶下,商电铝业作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大型综合企业,资本、资产、用人等依然不清,政商混行的乱局并没有改变。

  记者调查显示:商电铝业集团成员企业——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其实是一家混合所有制企业,丰源铝电的法定代表人是李巨东。据2013年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公司股权比例是:丰源铝电共有17个股东,其中国有法人股东河南省商丘第一热电厂持有丰源铝电30.39%的股权,其余16名股东均为自然人。其中,郭海军(商电铝业集团公司董事长)持有丰源铝电29.51%的股权,李巨东(商电铝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持有丰源铝电3.64%的股权,张传勇 (商电铝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持有丰源铝电3.64%的股权。郭海军、张传勇、李巨东既是国有企业商电铝业集团的主要负责人,又在丰源铝电拥有私人股份。据了解,他们不仅在丰源铝电拥有股份,商电铝业集团下属的设备安装公司也是其私人企业。

  当蔡生江的公司2011年12月30日与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签订预售合同之时,丰源铝电资产已经被法院查封一年多时间,郭海军、张传勇、李巨东作为集团负责人及公司股东应该“心知肚明”;此次生意的推进者之一商丘市政协主席吴宏蔚也应该“了如指掌”,“为什么还要卖被查封的设备,这连傻子都知道!”蔡生江脸上只有无奈。

  记者在现场实地调查发现,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处于破产的边缘,处于政府托管的状态。但其卖给常州市苏南爆破拆房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的准备拆迁的发电机组竟然还在发电运营?

  商电铝业集团曾经以强者的身份成就过地方经济的发展,然而现在却成为被帮扶、被追债、被怀疑的对象,为什么,谁在幕后导演着企业的兴衰?

  幕后导演隐身术

  记者在网络搜索中发现“署名记者齐永的中新网商丘2013年8月12日电”,文中涉及了河南商丘市商电铝业集团另一家成员企业——丰源热电公司拆除的合同纠纷。文中提到:“商丘11名‘破烂王’与企业签订的拆除协议成了一纸空文。‘破烂王’先期支付的1200万元打了水漂,多次催促企业退钱无果。……2011年11月,由集资发起人汤允伍出面,和商丘市丰源热电签订了预售协议。预售协议显示,经甲乙双方对预售发电机机组及锅炉等设备进行市场评估,评估价为2400万元。双方约定待集中供暖时段一过,即次年3月15日,便可拆除。协议签订后,至2012年3月,汤允伍按照约定分4次先期支付了 1200万元……商丘市国资委办公室李主任告诉记者,国资委自始至终未参与商电铝业的设备拆除工作,对‘破烂王’们集资投入的款项去向并不了解。……汤允伍说,当初找他们投标的是商电铝业集团副总张传勇,和他们签协议的是丰源热电法人代表赵凊宇,商电铝业集团董事长郭海军也多次过问,但现在都不认帐。”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用列夫托尔斯泰的名言来形容蔡生江、方亮、汤允伍等的遭遇似乎很贴切。记者在诸多调查中发现,还一些企业在与商电铝业的生意中的遭遇竟然大致相同,他们“伤心”的理由是相似的。

  乱局源于何处,商电铝业的决策者是谁?资料显示,郭海军曾经担任商电铝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是商丘市第一届政协委员,他还是河南省十届人大代表。1998年获商丘市“五一劳动奖章”,1999年获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2000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2获“全国质量管理先进工作者”称号,2004年还获得“当代中国改革新闻人物”称号,可以说荣誉多多。

  尽管荣誉多多,商电铝业集团还是走向了没落。在没有衰落之前,其在商丘名噪一时。地方政府用“不同寻常”来形容这家企业对地方经济做出的贡献:“是商丘发展中的重要推动力量”。然而,商电铝业在领路人的指引下,显然被盛名负累,过度地扩张产能,过度地延伸自身的产业边界,难以抗衡市场风险与政策风险,最终未能穿越企业成长的周期与行业周期。

  蔡生江说:“我们打给商丘市丰源铝电有限责任公司会计周彩霞的个人账户上的2000万不知去向,现在企业也没给明确的说法,什么时候执行合同?什么时候还钱?我们还会联系商丘相关的政府和法律部门,希望政府能帮我们尽快解决此事。”

  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商电铝业集团负责人郭海军、张传勇未果,商丘市政协主席吴宏蔚对此事也未接受采访。(来源:消费日报 杜雯/文)

责任编辑: